《TsengFeng专栏》「最孤独的艺术家」盐月桃甫

《TsengFeng专栏》「最孤独的艺术家」盐月桃甫

1946 年二战结束,盐月桃甫结束了在台湾长达26年的生活,被引扬回日本的宫崎。

回到故乡后,他依然怀念台湾的事物,也因此不免抱怨起宫崎的建筑设计,并和台湾来相比较。

立石铁臣形容盐月桃甫为「最孤独的艺术家」。盐月回日本后,他的作品不为日本中央所知道。但在台湾,他也是一位在台湾美术史上被遗忘的美术家。

盐月桃甫是日本宫崎县人,毕业于东京美术学校后在日本学校教书,后来因缘际会地来到台湾,便展开他旅居台湾 26 年的生涯,并任教于台北一中和台北高校。

学生们为他取绰号为「西洋乞丐」。因为他和其他充满威严,并且穿着官服的日本老师不同。

他秃头戴便帽,留着短鬍子,经常不穿官服,只穿着西装便服来上课。而他的特立独行,对那些正值叛逆期的学生来说就像偶像一样吧 XD。

「盐月的教学方式很特别,他没有教技术,他时常说不要用手画,而是用头脑画。他强调个人作品须有个性及创造力,且主张自由思考的重要性…寻常科毕业时,每一个学生要提出美术论文,他指导学生一步步进入绝对自由之美术天地。他的教学方法可说是甚少见的自由主义教育法。」学生许武勇(台湾画家医生)之回忆。

他也是日治时期官办「台湾美术展览会」的创立者之一,并长期同时担任台展、府展的审查员,累计共十六回,他的贡献对于台湾美术发展影响至鉅。

对于原住民的热爱

盐月桃甫也深受原住民文化的吸引,他尽可能地在每年夏天前往山地旅行和写生。

「拥有古铜般光泽的皮肤,身躯坚实的蕃丁,拿着竹竿开始滑动台车……蕃人古铜色的脊背汗流如柱、头髮随风飞舞,他们使尽全力往前滑动的肌肉感,实在是完美无比的男性裸体美。」(港觉怪怪的怎幺教小孩)

1922 年 7 月盐月桃甫与乡原古统一起前往东部写生,两人由花莲港上岸搭乘台车前往太鲁阁,盐月被操控台车的原住民着实吸引。而原住民的文化更让他决定以台湾的原住民、山地的景象为日后的创作中心。

其中 1932 年第 6 回台展的「母」,在当时引起许多话题。这幅作品他影射雾社事件中,原住民被日本政府迫害的情形,画面中一名母亲在毒瓦斯烟雾瀰漫中护着稚儿。盐月彷彿是用母亲及孩子惊恐的眼神,来控诉当时的日本政府。当然事后该作品还是遭到批评,认为过激的立场对于审查者有害,但后来盐月还是继续担任审查员。

反观国民政府来台湾,造成 228 事件的发生。有一位外省籍的黄荣灿先生,他的着名作品「恐怖的检查」描绘当时 228 军队滥杀无辜的场景。他和盐月同样作为殖民者一方,也都利用画作控诉当局政府对人权的不公。但黄荣灿却在白色恐怖时期,以多项不实陈述指控为叛乱罪,枪决于马场町。

《TsengFeng专栏》「最孤独的艺术家」盐月桃甫

最后二战结束,所有在台日本人都需被遣返回日本,他们被告知只能携带一件行李(30 公斤内)跟 1000 元。盐月桃甫无法将画作带回日本,于是把它们转送给身旁的台湾人。就这样他的作品散落在台湾各处各角落(盐月:想要我的画作吗?想要的话可以全部给你,去找吧!我把所有的画作都放在那座岛屿里了。)但部分作品却因天灾或人祸而导致毁损和遗失。

回到日本的盐月需要面对的是战后的经济萧条,以及家园的重建。

他过着困顿的生活,一度无法买油画的调和油。但他还是不断创作,有时利用废纸和笔记本,用创作来怀念第二个故乡台湾,藉由片刻的记忆碎片画下一幅又一副的原住民绘画。从台湾回到日本,过着孤独的艺术家生涯直到过世,只有 8 年的时间。

盐月桃甫如今留下来的画作不多,但还是可以从这些画中看到他用色大胆的野兽派风格。也希望这些遗失已久的画作能再度重见天日,让我们可以更认识这位对台湾画坛有贡献,但却被众人所遗忘的艺术家。

《TsengFeng专栏》「最孤独的艺术家」盐月桃甫

参考资料:

在桧木倒下之后:日治时期画家塩月桃甫与雾社事件《南国‧虹霓‧盐月桃甫》 作者/王淑津 节录整理/ 李柏黎矛盾之歌 —  盐月桃甫

SaveSaveSaveSave

Related Pos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