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TSNA专栏》驻美观点/为自己加油 镜头外陈伟殷的小动作

【文/TSNA】

7月底的亚特兰大天气实在闷热,比赛来到三局下半,陈伟殷已经在投手丘上汗流浃背。2比2平手,垒上没有跑者,1人出局,陈伟殷一记内角低球够水準,却被勇士队重砲Freedie Freeman一棒扛出中右外野大墙。

从一垒摄影席的角度看过去,Freeman通过二垒后,失望的陈伟殷把头低了下来。

下一棒Nick Markakis走进打击区,陈伟殷用钉鞋来回在投手板上清理红土,把刚刚的记忆扫乾净。他伸了伸左手,像是子弹上膛。双眼锐利地注视着捕手J.T. Realmuto,把手套放在脸前,深呼吸,全神贯注,準备攻击好球带。

两好一坏后,Realmuto把手套摆在九宫格4号边线位置,陈伟殷準确地将时速90英里的直球塞进左打Markakis的内角,让出棒击球的Markakis只能打出内野沖天炮。陈伟殷下丘后立刻高举左手,示意队友球就在边线上空,一垒手Justin Bour赶过来,顺利接杀这个不营养的飞球,拿到第二个出局数。

陈伟殷低头鬆了口气,走回投手丘。电视镜头带到Markakis走回一垒侧的休息区。

这时马林鱼的电视转播画面出现了促销广告。主播Paul Severino説:「在特定的主场比赛中,将抽出1位幸运马林鱼球迷,获得由厂商赞助的汽车。」

镜头外的陈伟殷,高举左手臂,缓慢地从头到大腿画了半圆,最后在大腿上拍了一下。看似零碎而无意义的肢体动作,其实大有学问。

「这是陈伟殷在提醒自己,刚刚投得不错,但可以再加强」,时任迈阿密马林鱼投手教练的Juan Nieves曾说。陈伟殷在解决打者后,或是结束练投时的最后1球,会做出这样的绕臂动作。他透过固定的习惯动作来提醒自己虽然顺利抓到出局数,但还有要加强的地方。

运动心理学上将这样的动作称作「正强化」(positive reinforcement)。正强化并不限于肢体动作,也包含言语的回馈,用途在于刺激大脑找回身体的「好感觉」。因此球员在练习与比赛时,透过重複而且固定的方式来肯定自己,期望未来能在同样情况反覆出现满意的结果。

投手习以为常的出手角度、跨步甚至是握球的感觉,即便同样的动作已经反覆练习成千上万次,只有要一点极为细小的差别,就可能造成手眼协调上的改变,因此这样的正强化小动作能够反覆地将最好的感觉印在脑海里。如果能迅速调整,投手心理素质也会随之提升,在任何情况下都可以恢复状态。

教练在训练时也会时常使用这样的技巧,使用同样的语句来激励球员(但未必是正面字眼)。同样的道理也发生在每次投手丘会议时,投手教练会用「正强化」的技巧,以鼓励替代责备,好提升投手自信。

华盛顿国民王牌投手Max Scherzer在赛前牛棚练投时,如果满意刚刚那颗投出的球,便会高举右手,作为「正强化」的提醒动作,投手教练和捕手也都会同步举起右手,互相提醒。

不过「正强化」并不是训练运动员唯一有效的方式,也有「负强化」(negative reinforcement)。利用处罚或是批评,加强选手对于犯错的恐惧,也的确有效,但长期下来可能会造成心理偏差,失去信心,选手会产生负面想法,进而无法积极投入练习,甚至讨厌所从事的项目。

前国民总教练Dusty Baker就曾说:「正强化比负强化更有效果,但你不能在他们做不好的时候还称讚他,你得换种方式告诉他做得不够好。」

Scherzer在场上面对打者时,就是使用另类的强化方式。他有时会对着手套飙出髒话,用国骂咒骂自己,好在高张力的情况下保持极度专注。在解决打者后,Scherzer也会绕着投手丘走半圈,就像是一种安静的庆祝仪式,也是一种「正强化」的动作。

不只是提醒自己,陈伟殷的清理投手丘和画圆动作也有控制比赛节奏的用意。在每个打席间隔做的规律动作,称作「间隔动作」(gap movement),透过固定的动作也可以让比赛节奏慢下来,调整自己的呼吸,稳定情绪,不要让对手趁着慌乱攻击。有些投手会透过调整球帽、手指触摸舌头(一方面增加摩擦力)或是擦汗做为固定的习惯动作。

例如陈伟殷的队友「火球男」Tayron Guerrero。他在每一次投球前,都会闭上眼,把手套放在右脸颊边,深深地吐出一口气,然后使尽全力地瞄準好球带投出时速102英里的刚猛直球;不管接下来要投什幺球路,队友Drew Rucinski则是会慢慢地把手指握成指叉球,并且用手套辅助,让手指越紧越好,他利用短暂几秒的时间思考下一球该怎幺投,充分利用「间隔动作」来控制比赛节奏。

你还观察到哪些球员的小动作呢?

本文由【TSNA】授权提供

Related Posts